快捷搜索: 美文 毛泽东 减肥

一地枯叶,倒映年华

在人生的道路上,相逢便是一种缘分,试问,命运途中,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、惊艳了时光,又有多少守望会一季花凉、汇聚了忧伤,我们踱步在时间的渡口,看青春的帆船又渐行渐远,而如今,回忆的尽头只剩那一树残枝,仍在飘洒纷纷剪不断的落叶,便又是一地倒映的年华。

我坐在那微低的台阶上,看台阶旁的老树正细心的画着它那又三圈的年轮,又三圈,又是几载春秋冬夏,又作几千理还乱的情丝。我站起又复坐下,深深地凝视,把眼神会聚到那个找不到的焦点上,今天是别离的时候,但我却不肯迈出那和来时一样的步伐,我怎忍心再将脚步踏在那沧桑的背上,又惊醒了一些同行去远方的过客,有个梦曾说过“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,不止息的梦想叫流浪”,我们注定是一群孤独的浪子,找不到停留的港口,在命运途中只能漂泊,到不了梦里曾出现过无数次的远方。

有没有人还记得那天,我是最迟的一个,到学校报到时已没有几人还在停留。不过我不在意,我更喜欢在自己的一片寂寞中偷偷地虚度光阴,感受那时光像流沙一样滑过指尖,回到地面。那一天,天空吊着深深的蔚蓝色,懒懒的白云像懒懒的我,踱步在这水泥路面上,路旁有我正看着的那棵树,还是年轻的样子,偶尔会吹来一袭微凉的风,惹树叶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又掠过耳畔,重归于虚无。第二天,大家都来学校上课了,大家还是来得那么早,我还是来得那么晚,我坐在自己的课桌旁,依着脑袋,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把他们都看在了心里。初识的确是一种勇气

离开则更需一个舍得。我多想现在仍能坐在那张课桌旁,依着脑袋,呆呆的看着一张张已经十分熟悉了的面孔,直到把他们都看进了心里。离开为什么要挑一个这样的日子,天空中吊着那抹深深的蔚蓝像极了昨天,懒懒的白云还在睡着,此刻我却要先行,我正看着的那棵树也早已不复当初的年轻模样,想是也不舍我离去而愁得成了如此模样,偶尔会吹来一袭微凉的风,惹树叶又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可怎么听怎么悲凉,掠过耳畔,在微挑的发角留下一丝斑白。

青春的角落,那棵树老了,只剩一树残枝,和那一地枯叶,我就静静的坐在那,任枯叶落在自己头上,叹一句,“今年的树叶怎么枯的那么早”,我抬头,又低下头,拾起一片落叶,细数那精致的纹理,悲伤,却又有些开朗了。青春的落叶不是逝去的年华,而是积淀成回忆的年华,又何需哀伤,我们虽离开但未离别。我望着那在纷纷落向地面的叶子,俯身捡了起来,拾起一地枯叶,我要将他送给每一个将远行的人,让他们记住,回忆尽头的那树残枝,曾飘洒过一地纷纷剪不断的思念。

我欲行,又停住脚步,回头望了一眼。我在想,三年后的这天,会不会也有一个少年,在这里俯身拾起一地的落叶,留下一声叹息,然后听见我此时荡下的回音。

回音说声,“一地枯叶,倒映年华”.